肥猫客

搜集被遗落的时光,终于开了公号——玩偶私语,欢迎勾搭。

回乡48小时

大概明天就会换成考研倒计时之类的吧,一把年纪考研拼一下,书到了就要争分夺秒,现在算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四十八个小时似乎足够一个人逐渐适应一座城市的步调。六点半起床,跟着去个早市。七点半到八点吃个早餐,十一点四十到十二点左右中午饭,下午洗个澡,看会儿书,五点多吃完晚饭。饭后歇一会儿,在家周边风景还算秀美的地方步行锻炼,回来再拉个筋。晚上再背个单词。对比帝都的朋友,貌似自己活在另一个时区。
大抵是城市小,交通时间成本耗费的比较少,也同样竞争没那么激烈,因而步调缓慢。其实,我也清楚其实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步调里,外部环境只是一个因素。在这个小城一样有人和帝都的人一个步调,忙得大概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睡觉。大城市中一样有人慢慢悠悠,晃胡同,提鸟遛弯儿逗趣,闲时描画三两笔。毕竟真正决定生活步调的从不是外因,而是自己。今天又吃了小城的特色美食——煎粉。煎粉大概北方许多城市都有,不过做法不同。我们这里讲究的是熬一锅浓浓的鸡汤,撇油。用平底油锅将地瓜或土豆粉做成的四方粉块煎熟,煎的过程中用锅铲碾碎,细碎带着焦香的粉块,淋上调好的麻酱,蒜汁,少许酱油,撒上香菜末,最后用滚烫滚烫的鸡汤把酱料调成汤。不过现在小店多用滚开的热水代替,味道没有小时候厚重,值得回味。吃的时候依照个人喜好加陈醋和辣椒,或者泡一个茶鸡蛋在里面。一般吃煎粉还要搭配一些鸡汤豆腐串之类的。

回乡的24小时

回家的24小时似乎还有一个钟头结束。今天一天终于将帝都运回来的衣服和杂物一一归类。清空了过去的大衣柜,那些初中的,高中的,甚至大学的班服什么的都还能找到,选了几件留作纪念。犹记得毕业的时候有几个同学的衣服用马克笔签了字,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找到。某种意义上,其实我也算是有收藏癖的人,从小到大去过的景点门票装在不同颜色的袋子里,似乎打开翻翻看,就能调出回忆。反而在北京这几年,门票什么的都没有留下来,似乎什么也没做过。
家里的书还有好多,甚至多到我打开存书的纸箱根本回忆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买的。《岛》《轻小说》《毒伯爵该隐》《微忧青春日记》……甚至《1984》《关于莉莉周的一切》《情人》……翻的起毛边的《莲花》等等。北京邮寄回来的两箱书还没打开,其中有一套唐诗宋词元曲鉴赏辞典,还是最早工作时单位的参考书,翻的不成模样,但是总觉得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还会捡起来类似的活计,说不好就得打开看看。不过貌似有一些小说应该出手,不过觉得自己看的书没市场的居多。
水彩和彩铅也从北京带了回来,不过估计近三个月要束之高阁。聪明儿开始先从容易做的捡起,似乎又要找回高三的节奏了。那些剧先攒着不看了,一周集中放纵一下。
另外,好像一回到家就必须长肉一样。回顾今天的一日三餐,自己都觉得疯狂。早餐是玉米和赤小豆薏米燕麦粥,还放了很甜的新疆大枣。午饭是牛肉饸饹条加四分之一馅饼,饸饹条似乎是北方特有面条,就像南方的米粉一样。家里这边儿又分为骨汤饸饹条或者牛肉汤的,只有高粱米做成的淡紫色的才叫做饸饹,要用饸饹车压制而成。今天夏天去山西玩儿的时候也见到了饸饹车,应该那边儿也有。晚上去的是饭店,以锡纸蒸烤为特色,最爱的是东北酸菜五花肉,还有豆角等等,今晚忽然发现烤刺骨味道也不错。
晚上回来,喝了一杯红酒才接着收拾东西,明天要看一下考纲,买一套模拟题,顺便查一下相关专业考试的东西。似乎就这样回家的日常就顺利得开启了。听着初中用的MP3,而且是用电池的那一种,码这篇字,顺便迎接二十四小时倒计时最后的十几分钟。

告别

这次不是暂别,而是如同候鸟一般迁徙和逃离。铁路满足了旅人跨越四分之一个国家纵线迁徙的需求。这次离开,看着收拾好的大包小裹,在思考自己究竟是有多能买,才有这么多大大小小的物件,或许所谓思乡和内心不甘的欲望都被购物欲满足。

没有最后离开前再去一次三里屯,也没能彻底把东西全部带回。一旦彻底的告别,尤其是离开一个你已经习惯,觉得舒适且生活便利的地方,总会留有各色各样的遗憾。总有一些人和事觉得不舍。可是,其实迁徙,常常走走停停是人类现代生活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不过是从一个国家的一个城市搬到另一个城市,更多的是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甚至跨越海洋进行洲际的迁徙。

决断

一贯拖沓的我,忽然下定决心告别帝都,仿佛到了时候该抽身而出离开这见乱迷人眼的繁华之地,回到人才济济的故土。不知道这样的离开算是对现实妥协的维稳,还是胆怯的遁逃。

不过应该走,这个念头似乎一下子就钻进脑海里,然后稳稳的扎了根。估计我又成了旁人言语里失败了的北漂,灰头土脸的回乡。看到周边赚了钱,且有心气有动力努力赚钱的伙伴,我会在旁边加油添柴,却不羡慕,似乎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性格,孤僻偏执,却也有一些亲和的地方。因而,我的离开这件小事,竟然也能换来一些挽留的话语,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因为一直觉得自己的存在感应该几近无,没想到竟然对吃的一点儿执念,无形中帮着我在有所交集的几位朋友中也留有一个位置。

在尴尬的年纪做不讨喜的决定,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这群人中有人折腾出了光芒,被人铭刻。也有人就此隐遁,没了消息。我不知道我会是哪一个,只晓得今日的决断已然让自己的人生驶往了别的道路,而人只要不死就一定充满了可能。

天漠——官厅水库——采摘

似乎因为想换工作的原因,离职之后就一直放肆地在路上,过着四处玩耍的日子。跟着lina,一起加入他们很像散客拼团的团建活动,而且还是可耻地有的吃、有的拿、有的玩儿。

下过雨的天漠,细沙吸饱了水,变得有些泥泞和脆弱,行走极为不易。原本不是很壮阔的景色,因为雨过天晴的缘故,澄澈的天和三两朵浮云,还有远岱朦胧的水汽,多了几分耐看。这一小片不知何来由的细沙,因残破粗糙的布景有了几分孤高清幽的感觉。不过只有身处其中才能感受到包含意境的快照背后的荒唐和可笑。

入了秋,葡萄的多汁和甘甜让它在水果中脱颖而出。自己采摘葡萄的趣味或许就在于在透着斑驳光影的爬藤下行走,小心翼翼地寻找又大又甜美的果串。除了葡萄,采摘园里还有南瓜,黄瓜,西红柿,苦瓜等新鲜时蔬,价格相较于市里可谓是物美价廉,不过对于一个人窃居在都市出租屋一角,连开火都要看心情的人来说,不过尔尔,吸引力要小得多。

官厅水库比起家里的丰满水库,相差不是一星半点,但是不得不承认这边儿的地理位置更适合开发。不过保持着丰满水库的原貌,留那么一两个神秘岛屿也是一件好事儿。不过貌似很久没去的我也不得不承认,那里早已打乱了布局建得乱七八糟,更想是有钱有地位之人满足度假心愿的地点。层出不穷的山庄,幸好只有一个季度。到了深冬,水面封冻,甚至可以行车在开阔的冰面行走,也是一种乐趣。官厅水库的四周已经被开发商包围,呈现出各色异国风情的别墅。这次在湖面乘坐快艇绕水库环行,还多亏了如今层出不穷的售楼手段。不过看着昂贵的房价,也不过是看看就好,哪凉快哪呆着。

游览归京,到了不算熟悉的回龙观地区中转,最后辗转到了育新,在那吃了晚饭,成功躲开了夜里暴雨雷电的洗礼。短暂紧张的一日游,过得好不快活!估计要是求职不利,还会在京郊或者各大博物馆晃荡。

打卡平遥古城的天元奎客栈。色香味俱全的一桌美食,安抚了饥肠辘辘的胃。

《幸福汤屋》,这是一部在卡尔加里返回北京长途飞机上,看了两遍,每次都泪奔的电影,是那种会哭到身边的人会侧目的歌。
一个倔犟的伟大的女性,如一个纽带维系着亲人,家人,陌生人的爱。鼓励着人们追逐爱,学会谅解,懂得隐忍和牺牲。

2017-6-1

成人的心里总住着一个小小的自己,做着不愿意醒来的梦。

看了电影《吃吃的爱》,对于我们这一批看康熙长大的孩子来说,这部电影的意义情怀大过剧情,不在意致敬了多少经典电影(就我这储备量估计也看不出来),只要熟悉的脸孔出现就够了。看着看着发现自己果然还是健忘的人,好多面孔熟悉却叫不出来,除了小钟,hold姐,赵哥,小梁哥,小甜甜,像陈为民,高山峰等还是看了片尾字幕才记起。貌似康熙的终结,这些除非高频出现在大陆网综或荧幕的艺人,已经很少见了。

这个故事是蔡康永为小S量身打造的,短剧让爱飙戏的小S演个过瘾,不至于为撑不起长镜头而干掉。康熙来宾复仇记直戳康熙情怀,林志玲和小S大合解,男主金世佳全程在线,用一个不温不火的男主,衬托小S,这步棋很妙。不过金世佳的演技还是很好的,起码不觉得尴尬。相比于开篇小S的徐春梅和男主在一起,金世佳简直发着光。

故事情节靠最后15分钟翻盘,梦中梦,剧中剧蛮符合电影的英文名。即便集狗血于一身,没有想象中笑料百出,但这种温馨,舒缓又透着点儿小机灵的故事真的很蔡康永。

2017-5-21

生活琐事

似乎每次回家都会被不同的人,轮番劝阻,为什么一个姑娘要去帝都挣看似很多实际很少的钱。反复被人说不谈恋爱所以还小还不懂,没有考虑未来家庭,父母等因素任性自私的只顾自己。

其实我不知道是为了逃避一眼望到头的可怕生活多一些,还是怎样,并不想回到这个前二十年一直待在的小城市。同时,我也从不觉得一个人单身还是谈过恋爱,亦或是结婚成家就能影响其心智的成熟,考虑问题的全面性。女性也并不是一定要找一个安稳工作,相夫教子,被生活琐事淹没。似乎某种条框几百年来一直束缚着女性自身及他人。虽然我并不优秀,也没在北漂过程中成长成让别人举起大拇指称赞的样子,但我仍觉得,哪怕是那个在北京被气得只掉泪,找朋友吐槽失意却认真活着的自己,很不错。

近来热议的《欢乐颂2》,以一种让所有看的人都尴尬的姿态上演着。同样的演员,却说不出哪里不对的样子,就连父母也频频吐槽,觉得哪里演得不好。和lina因为最近应勤这个人物的言行,讨论了很久。觉得两个人也是蛮逗的。lina自己也吐槽,连她妈妈都怀疑为什么生活在现代受高等教育的她,依旧如此传统。其实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想法,因为依然觉得一个单身汪没有理由和立场探讨这个问题,因为我也不清楚自己在面对这样抉择的时候,在投入恋爱之际会做出怎样的抉择。但是每一个姑娘可能都会面临相似的难题。应勤几乎已很强硬地姿态,因为邱莹莹不是处女而与之分手。这样的行为可以不说是渣男,但我觉得应该算是三观不合吧。所谓的爱情是建立在一张甚至有可能因为运动剧烈等破掉的膜身上,实在让人费解。

第二幕觉得崩溃的是,樊胜美跟应勤解释邱莹莹在上段恋情中受得情伤,原因等等。应勤先是表明觉得邱莹莹装传统,失身是污点,是不自爱。后来,来了一句说樊胜美一个女的和他一个男的讨论这种事情难道就不害臊么?大概这世上仍有很多人(无论男女)抱着这样的想法。传统和失身两者并不矛盾,起码在我看来是这样的,而且这件事应该起码也称不上什么人生污点和不自爱的表现吧。这样的事情其实与中国一直远远落后于国际的性教育相关吧。甚至让我联想到最近知乎等地宣传的特别火的关于HIV阻断药剂的事情,也想起来之前看到的一些关于“婚内强奸”以及,遇到强奸犯如何自我保护的讯息,甚至是过去看过的一篇慰安妇老人如何惨淡离世的报道。我觉得应该感谢将这种事情放到大众眼中引发广泛讨论的人,也感谢这些平台帮助人们获取相关信息。如果按照应勤的逻辑,作为一个女生在平台上看这些讯息是不是也是不要脸?我甚至不禁这样想。

缺乏教育,羞于提及,不敢放到台面上,会让很多人失去保护自己及自我保护的机遇。虽然不是女权狗,但觉得起码女性有权利了解并掌握自己的身体,有权利说不。遇到所谓的骗“炮”男,或者以谈恋爱为名实则积攒“百人斩”的男的说不,也为那些以精神洁癖的人默哀,因为他们有可能就此错过一生挚爱。以上,一个活在理想主义国度妹子的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