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客

换一个城市,换一个活法,细碎的生活用最质朴的文字描述。

心烦气躁

约临近考试,越发心烦气躁。最近沉迷于听白噪音静心,相较于自然的风声,水声,我比较喜欢深海海底的声音,几近周转找到了chris Watson的一张专辑oceanus pacificus,只有两首曲子,反复听,听的时候觉得自己正在潜水的时候。
我大概是没有潜水恐惧的人,数量不多的两次下潜经历都让自己觉得海底棒棒的,不需要看鱼和珊瑚,背着氧气罐,下沉的过程就很美好,水最开始是温热的,尤其刚下水觉得慌张的时候,渐渐太阳变成了水底向上眺望的光斑,水温也渐渐降低。世界安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还有呼吸的声音,或者偶尔游鱼浮水的声音,渐渐随着音乐也就静了下来。

七字头也不剩几天了

时间过得快的惊人,也十分可怕。虽然紧锣密布的复习,一大堆东西需要背,但是真心在想尽办法节省背单个单词,单个知识点的时间。政治一千题做了大半,心理稍稍有些安心,一遍记忆,一遍通过做题排查知识点,争取下周开始过真题,阅读跟着老师一篇一篇的过,写作一天大概能记几句,却装过头就忘。把专业课的书当做小说看,把出题点用彩铅标出来,有空半练字似的抄写,加强记忆。

偶尔还会不死心关注一下自己爱的美剧还有坚持到现在每日十分钟的手抄。中午独自做饭,根据上课时间调整散步的时间。大东北零度了却没下雨,只能给差评

闲话

家附近不远的地方,有几家看起来很温馨的小店。一个是据了解朋友的朋友开的书店,借的城市之光的名字,是否加盟连锁不清楚,远远看过去,很是梦想中书店得模样,然而不清楚书店的选书怎么样,而且貌似新增了特色啤酒。这是一家我每每走过,想要走进又担心走进后失望的店面。另一家充斥着欧式少女风的咖啡店,走在门外会觉得心情很好,不过总是没有人的样子,觉得似乎应该甜点不好吃。

貌似,这两天规律的学习又将记忆深处的某段模糊的记忆勾起。晚上做梦的时候,梦见许多高中同学,想起当时列的写也写不完的练习单子,现在也是如此列出单子一项一项划掉。偶尔想,那时候那么努力一定也有花痴的成分。现在这种半懈怠的状态一定是因为还没遇到男神。

今天吃了很赞的牛排,姑姑家的姐姐买的,腌好了让我拿回来自己作,黑胡椒口味略咸,但是煎起来口感很好。家里没有刀叉,只好用剪子剪成小块,可惜没有洋葱,还是略有遗憾的。

后天开始要开启一人家里蹲模,大抵会很快乐吧。

努力加油(ง •̀_•́)ง,马上快要八十天啦

似乎在回家后的这段时间,时空的割裂感愈发严重。在不平行的两条道路上,我快速闪退,远离过去复杂的人事物,却在在只有一家三口的人际圈子中摸不到头脑。

原本最亲近的人,却有说不出的疏离感,感觉每个人都隐忍着什么,积蓄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的炸弹,分不清哪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菜的咸淡,粥的温度,说话声音的大小,吃什么的正义,打扫卫生,关于锻炼方式的纷争……

看书复习的专注度不够,单位时效过低,等等还有很多问题同样困扰着。似乎我在调试平衡寻找最适合自己复习的生物钟和步调,也在同时靠一些刚性的熟悉的事物试图唤醒一些东西,同时,也企图抓住一些东西。写下的每日目标都在尽力完成,似乎总有一两个不得不顺延到第二天。让自己有点儿苦恼。

为了保持自己的某种活着的状态,我会定时跟一两个还有联系的朋友交谈,坚持每天抄写过去读者群里的活动当做奖励。人真是奇怪且莫名其妙的生物。

考研倒计时88天

从九字头变成8字头有一种分外的焦灼。发现连着两天一个人看书还是有些仓促和慌乱,所以果断报了个网课,但是似乎这个直播课程也存在一些缺憾。试听了几节回放,能迅速了解一下其他人的进度,然后让自己变得系统有序,但偶尔会因为网速问题存在卡顿,或者只有画面没有声音的情况。而且讲义脱节延时也是一个重要问题。
不要脸地继续报了喜欢的百词斩训练营新的一期,而且选择了远远超过自己单词量的进阶书单,因为觉得即使只是每天花十五分钟看一段英文,做极其简单的几道阅读题,看一遍讲义也有收获,而且相信我的单词量应该在增长。
不过似乎整个人的生物钟和时间表要重新调整,英语大多集中在晚上六点到八点,所以快走的健身时间要压缩,同时换时间,貌似变成下楼20分钟左右跑步更为合理一些,但是体质特殊快走没事儿一跑就喘的我,有点儿晃。我是一千米可以做到十分钟甚至加速八分钟可以走完的人,但跑步速度和走路不相上下。
现在每天坚持的事情还有就是每日手抄,一个读书群的日常活动,群里的其他活动不怎么围观,不过这个坚持打卡。恍然发现自己是一个连吃饭睡觉都应该觉得奢侈的人,貌似节奏还是有些问题。想要深深地叹一口气,我不想就这样和在帝都结交的有趣的人断了联系,甚至偶尔觉得和她们聊天成为浮上水面呼吸到的新鲜空气。
希望一切顺利。

考研倒计时93天

今天刚拿到考研英语的系列书,做了一套模拟题,作文还没写,看着正确率,心里想死的心都有。所以决定还是先不茫然做题,夯实词汇基础为主。争取短期内快速提升一下单词的储备。

查了一下今年要报名的这个学校的专业名录,忽然发现专业人数紧缩,大概带硕士的老师只有一个,也有一些慌张。专业书也跟三四年前dream school的不同,所以时间上愈发紧张。一时间要背的东西很多,怎么利用时间似乎成为迫在眉睫的问题。同时,减肥和加强锻炼也必须得排在日程表,毕竟还要考虑到以后面试的问题,就算是破釜沉舟,也想办法不让自己把路走死。希望长久以来的不顺,在今年剩下不到100天的时间里,能有所改善。

25号政治考纲和真题才会陆续到。想来真心想死,特别希望自己能变成烤鸭或者提供鹅肝的鹅,用填塞法把这些只是塞进本不灵光的头脑里。

今天跟认识的叔叔吃饭,get一个知识点。虽然现代人常说无奸不商,认为奸滑偷工减料是商人的为商之道。其实,中国自古商道最看重诚信,短斤少两,以次充好都是大忌。所谓的“无奸不商”是“无间不商”变了味。间在这里指的是间隙,也就是门道。指的是如果你掌握不了经商的门道和门路,从消息中探查商机,就不要经商。然而,这个典故,在奸商辈出的年代,逐渐改了性质。这么想来,其实一直提的创业,要创造蓝海,不在红海里厮杀是一回事儿。

晚餐在家不远处的一家创意菜,其实没什么新意,不过倒也没什么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笑话。黑椒芦笋这样中西结合的菜倒也顺口。

回乡72小时

时间的流逝似乎比帝都过得快多了,往往一恍神就不自觉的溜过。想一想现在住的老家房子房龄10年,仔细算算住的日子加起来或许两年都不到。自上大学前搬来,爹妈似乎搬过来后就过着半空巢老人的日子。目前,暂未发生摩擦,倒比想像中适应的好一些。大抵之前的短兵相接已经确定了彼此安全舒适的距离,虽然是母子父子关系,却习惯获得克制。大抵一旦双方都成年,就不会太刻意地表达爱或者撒娇。尤其我们这个一贯以互怼为日常的家庭,随着各自生活习惯的改变,也渐渐习惯一家三口不言语不干预彼此坐在一个空间看似冷漠的温情。

考研的书还在路上,一把年纪就算回家考研也会收到长辈早该如此的问候,以及同辈不如在能力范围内什么赚钱做点儿什么,一把年纪还学什么学的鼓励。年龄范围内的宽容,大城市的试错会到三十岁,小城市大抵会按比例减少。尤其作为女性,小城市更早也更容易感受到年龄性别的歧视,不过倒也不必就此夹着尾巴做人,因为大城市大社会环境有的种种奇葩怪胎,小城市一应俱全。离奇怪谈也同样可供挖掘,甚至会因圈子小,极容易发酵并获得快速传播。

老妈今天被认识的阿姨拖去什么富含锗元素的红石店里,险些入手50元一片的红石净水改善个人体质的石头片,那个阿姨一定是笃信其有效的,认为这个来自韩国的所谓专利治疗了她们的头疼,改良了睡眠。我看了看,忽然发现这个所谓专利吹嘘自己的发明人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有一种无力从心的感觉。一方面感受到她们这群中年人对于健康长寿的渴望和一心为子女的苦心,另一方面觉得恰恰是这种迫切被利用,让他们愿意在经济能力可承受的范围内短时间高强度的尝试一些东西,甚至愿意以金钱换取健康。为了避免老妈买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我列举了安慰剂的例子,并当着她的面解释了一下诺贝尔和平奖的设置缘由,还有颁发原因,顺便依靠万能的百度(虽然也是伪科学)科普了一下所谓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和锗这个金属的用处。虽然老妈还振振有词说是对方提供了化验报告,我又跟她瞎掰了一下本着科学严谨的原理,对方应该设置对比参照组,化验浸泡其产品的水和非浸泡产品普通水各微量元素及营养物质存在比例的同时,在短期,中期和长期各年龄试验在同等饮食和运动条件下,改变变量(水)身体的差异变化。而不是一味强调使用产品后,水质的改变。就算是单独测水质的改变还应该测这种数据的变化是临时性的还是长久性的,其改变是否是对人体有益的,过量摄入是否会增加肾脏等代谢的压力。总之,似乎短期内这顿乱说还发挥了作用,只能见招拆招静观后效。

昨天的家乡美食比较家常,一个是吃惯了的卷饼,一个是酱拌碴条。卷饼有各种类型,春饼、煎饼、筋饼、大饼都可以作为卷饼的基地,中午吃的是又薄又软用平底锅烫熟的烫面饼,不是很厚又没有春饼那种薄如蝉翼的感觉,里面卷的东西也家常无非是土豆丝炒胡萝卜丝,还有切好的生菜丝和汆烫过拧净水分的豆芽并刷了一层酱料。另一个碴条就是玉米面条,颜色黄澄澄的,下锅煮好,用冷水洗两次增加韧性降低温度,佐切好的菜码(黄瓜丝,生菜丝),也可凭借个人喜好加几瓣切了几刀的生蒜,然后用家常炸酱拌匀就能吃了。炸酱更是看各家喜好,喜欢荤的可以用肉酱,素的可以是香菇酱,平菇酱,尖椒酱,荤素搭配的经典是尖椒鸡蛋酱,不过酱并非老北京炸酱面的黄酱,而是豆瓣酱。也可以换成菜卤或者酱油醋。区别于面条的韧劲儿和嚼劲,碴条要的就是微弹又略软的口感,所以菜码也不会备太硬的如胡萝卜,心里美什么的。

回乡48小时

大概明天就会换成考研倒计时之类的吧,一把年纪考研拼一下,书到了就要争分夺秒,现在算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四十八个小时似乎足够一个人逐渐适应一座城市的步调。六点半起床,跟着去个早市。七点半到八点吃个早餐,十一点四十到十二点左右中午饭,下午洗个澡,看会儿书,五点多吃完晚饭。饭后歇一会儿,在家周边风景还算秀美的地方步行锻炼,回来再拉个筋。晚上再背个单词。对比帝都的朋友,貌似自己活在另一个时区。
大抵是城市小,交通时间成本耗费的比较少,也同样竞争没那么激烈,因而步调缓慢。其实,我也清楚其实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步调里,外部环境只是一个因素。在这个小城一样有人和帝都的人一个步调,忙得大概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睡觉。大城市中一样有人慢慢悠悠,晃胡同,提鸟遛弯儿逗趣,闲时描画三两笔。毕竟真正决定生活步调的从不是外因,而是自己。今天又吃了小城的特色美食——煎粉。煎粉大概北方许多城市都有,不过做法不同。我们这里讲究的是熬一锅浓浓的鸡汤,撇油。用平底油锅将地瓜或土豆粉做成的四方粉块煎熟,煎的过程中用锅铲碾碎,细碎带着焦香的粉块,淋上调好的麻酱,蒜汁,少许酱油,撒上香菜末,最后用滚烫滚烫的鸡汤把酱料调成汤。不过现在小店多用滚开的热水代替,味道没有小时候厚重,值得回味。吃的时候依照个人喜好加陈醋和辣椒,或者泡一个茶鸡蛋在里面。一般吃煎粉还要搭配一些鸡汤豆腐串之类的。

回乡的24小时

回家的24小时似乎还有一个钟头结束。今天一天终于将帝都运回来的衣服和杂物一一归类。清空了过去的大衣柜,那些初中的,高中的,甚至大学的班服什么的都还能找到,选了几件留作纪念。犹记得毕业的时候有几个同学的衣服用马克笔签了字,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找到。某种意义上,其实我也算是有收藏癖的人,从小到大去过的景点门票装在不同颜色的袋子里,似乎打开翻翻看,就能调出回忆。反而在北京这几年,门票什么的都没有留下来,似乎什么也没做过。
家里的书还有好多,甚至多到我打开存书的纸箱根本回忆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买的。《岛》《轻小说》《毒伯爵该隐》《微忧青春日记》……甚至《1984》《关于莉莉周的一切》《情人》……翻的起毛边的《莲花》等等。北京邮寄回来的两箱书还没打开,其中有一套唐诗宋词元曲鉴赏辞典,还是最早工作时单位的参考书,翻的不成模样,但是总觉得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还会捡起来类似的活计,说不好就得打开看看。不过貌似有一些小说应该出手,不过觉得自己看的书没市场的居多。
水彩和彩铅也从北京带了回来,不过估计近三个月要束之高阁。聪明儿开始先从容易做的捡起,似乎又要找回高三的节奏了。那些剧先攒着不看了,一周集中放纵一下。
另外,好像一回到家就必须长肉一样。回顾今天的一日三餐,自己都觉得疯狂。早餐是玉米和赤小豆薏米燕麦粥,还放了很甜的新疆大枣。午饭是牛肉饸饹条加四分之一馅饼,饸饹条似乎是北方特有面条,就像南方的米粉一样。家里这边儿又分为骨汤饸饹条或者牛肉汤的,只有高粱米做成的淡紫色的才叫做饸饹,要用饸饹车压制而成。今天夏天去山西玩儿的时候也见到了饸饹车,应该那边儿也有。晚上去的是饭店,以锡纸蒸烤为特色,最爱的是东北酸菜五花肉,还有豆角等等,今晚忽然发现烤刺骨味道也不错。
晚上回来,喝了一杯红酒才接着收拾东西,明天要看一下考纲,买一套模拟题,顺便查一下相关专业考试的东西。似乎就这样回家的日常就顺利得开启了。听着初中用的MP3,而且是用电池的那一种,码这篇字,顺便迎接二十四小时倒计时最后的十几分钟。

告别

这次不是暂别,而是如同候鸟一般迁徙和逃离。铁路满足了旅人跨越四分之一个国家纵线迁徙的需求。这次离开,看着收拾好的大包小裹,在思考自己究竟是有多能买,才有这么多大大小小的物件,或许所谓思乡和内心不甘的欲望都被购物欲满足。

没有最后离开前再去一次三里屯,也没能彻底把东西全部带回。一旦彻底的告别,尤其是离开一个你已经习惯,觉得舒适且生活便利的地方,总会留有各色各样的遗憾。总有一些人和事觉得不舍。可是,其实迁徙,常常走走停停是人类现代生活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不过是从一个国家的一个城市搬到另一个城市,更多的是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甚至跨越海洋进行洲际的迁徙。